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社会民生新闻>>正文内容

24岁小伙患感冒 到诊所输液后身亡

  24岁小伙小军患感冒到大连市中山区一家诊所输液,回家不久出现过敏反应,经抢救无效身亡。事后,诊所方面否认小军曾去就诊,因家属没有确凿的就诊证据,导致维权陷入僵局。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政府成立专案组,经过缜密调查,最终确定这家诊所主任张英未取得《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为患者小军开具了处方并进行了输液,对其罚款人民币8万元。
  取得关键证据后,2018年12月份,小军的父母委托辽宁青松律师事务所的王金海律师将这家诊所主任张英起诉到中山区人民法院,近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决张英承担全部责任,赔偿小军父母各种损失人民币80余万元。
  2015年8月份,24岁的小军大学毕业后到我市一家公司从事销售工作。8月16日晚上下班后,小军因感冒咳嗽到住所附近的中山区一家诊所看病,诊所主任张英为他开具了“头孢”注射液,随后在诊所内输液。
  小军输液结束后,曾和同事发微信称“身体不舒服”,并将输液瓶拍了一张照片发给同事,由于小军是躺在病床上拍的,故拍摄背景是该诊所的天花板,同事当时也没在意,还以为他输完液就没事了。
  当晚9时许,小军回到住所后不适的感觉愈发强烈,同事立即拨打了120急救电话,救护车很快赶到,把小军送到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抢救,虽然经医生全力抢救,但小军仍然医治无效死亡。小军是家中的独子,噩耗传来,小军的爸爸当场晕倒,小军的妈妈也昏死过去。
  同事小马说,当天晚上6点多,小军跟她发微信,称其在租住的房子附近打吊瓶,还躺着给她发了张照片,该照片显示了诊所的天花板及输液的吊瓶。此外,家属从小军的衣服口袋中翻出一张接诊单,但上面仅仅有医生写的药名“头孢”及价钱等,并无小军的名字,也没有医生的签字和诊所的盖章。
  由于没有小军生前任何就诊的有效证据,维权限入困境。家属委托王金海律师依法向大连市卫计委反映了这一情况。为搞清小军的死因,大连市卫计委委托辽宁省临床病理中心法医司法鉴定所对小军进行尸检。2015年10月21日,鉴定机构作出了鉴定意见,小军在患双肺间质性肺炎基础上发生过敏反应、过敏性休克,终致心、肝、肾等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
  而在事发后,涉事诊所主任张英不承认小军在这里输过液。中山区人民政府成立了由公安、卫生、药品部门专家参加的专案组,由主管副区长担任组长,全力进行调查,患者一方代理律师王金海全力配合。
  经调查,小军输液时曾经向同事发了一张微信照片,尽管只有输液瓶和天花板,经诊所工作人员辨认,确系诊所的天花板背景;小军的《处方笺》尽管没有小军的姓名、医生签名和诊所名称,经公安部门鉴定,小军的《处方笺》用纸与诊所现有《处方笺》为同板印刷品;诊所主任张英称其诊所没有进过“头孢”类药物,但经专案组调查,诊所2015年7月5日曾经购进过“头孢”类药物。专案组在调查中还发现,诊所主任张英没有《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经调查其他患者,均指认诊所主任张英曾经为其开具过处方并输液。大连市中山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以张英非医师行医为由,对其罚款人民币8万元。
  张英不服,以小军的《处方笺》没有小军的姓名、医生签名和诊所名称,不完整;小军生前微信照片仅是诊所环境,不能证实自己从事诊疗活动为由,申请复议,2017年3月7日,中山区人民政府作出决定,维持了对张英的处罚。
  张英不服,又先后向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大连市中山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作出的处罚决定。
  经过一审、二审,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张英的起诉,维持大连市中山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的处罚决定。
  得到政府胜诉的消息后,小军的父母非常感动,由于小军死亡后除了手机微信中的一张照片和一张没有名字的《处方笺》外,自己没有任何证据,也不知道小军生前都发生了什么,是中山区人民政府帮助自己查明了事实真相,给了自己依法维权的依据和勇气。两位老人又将张英起诉到法院,索赔各项损失合计90.4万余元。
  而张英一方仍坚持未对小军进行过治疗,同时对检验报告有异议,对中山区政府的行政处罚不服。
  中山区人民法院采纳了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中确认的事实,认定某诊所主任张英对小军进行过诊治且处置不当,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近日法院一审判决:张英赔偿小军父母各种损失80余万元。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