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葫芦岛要闻>>正文内容

高桥村:做足红薯大文章

图为村民们正在淀粉厂内擦拭设备,准备开工生产。

 

 

图为淀粉厂内堆积如山的红薯。庞占斌 摄 

 

  本网讯    记者 庞占斌报道       “你在哪儿呢?我们的车都在这里等着呢,先给我们装几箱啊!”骆红军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刚跟别人通过电话,他的手机又响了。“你先别着急,咋着也得等到下午,刚下过雨,进不去地,地瓜都在地里呢,怎么给你装呀?”放下电话,骆红军歉意地笑了笑:“这都是老早到这儿拉地瓜来的,外边好几辆车都等着呢,没办法。”10月26日,记者到南票区高桥镇高桥村采访时,高桥村党支部书记骆红军正在村里的淀粉加工厂忙着指挥村民们搞卫生,新购进的自动化淀粉生产设备马上就要试车了。

  高桥村地理位置优越,紧靠102国道,京哈高速也从附近穿过,村民们的想法也很超前,虽然如此,这几年的干旱也让靠天吃饭的高桥村的村民们受伤不小。由于高桥村有一半的耕地是山地,天一干旱,受灾最严重的就是山地,山地不耐旱。“我们村的这些山地足足有四年颗粒无收啊!看着这些土地没有收成,村民们还把种子化肥都搭到地里头了,我们村委会的班子们心里真不是滋味啊!”骆红军说。
  骆红军介绍,2017年,一村民在高桥村承包了100亩山地。本来以为靠着规模效应,机械化种玉米也有不错的收成,没想到当年就赔进去4万多元。骆红军就做这位村民的工作:“今年你别种这么多了,村里收回来一些地。”由于这位村民已经买了一部分种子化肥,所以给这位村民留了40亩地,今年这位村民又赔进去9000元。这位村民后来见到骆红军时庆幸:“今年多亏少种了,要不赔得更多。”“墨守成规,靠天吃饭不准成,得另辟蹊径才行。”这个想法一直在骆红军的脑子里转。
  2017年底,高桥村召开了村民代表大会,会上骆红军提出了一个想法:将山上的荒地全部收回,再从村民手中流转土地,村里成立合作社,依托高桥的“粉丝小镇”的粉丝产业,发展红薯规模化种植。他的想法一出台,就像把一块石头投入到马蜂窝一样,代表们乱哄哄地开始议论起来了。有的说:“种玉米都连续四年颗粒无收了,栽地瓜能行吗?”边上的人也拿不定主意,没有吭声,点了点头。看到大伙儿商量了好一会儿了,群龙无首,单有民主没有集中也不行,骆红军又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村民流转来的土地保底200元,就是颗粒无收,村里也给你200元,收入高了半对半分红。”这回村民代表像吃了定心丸一样,都举手同意了。
  说干就干,2017年当年,村里就收回200亩荒地,又从村民手中流转来1800亩地。地摆在这里了,栽红薯后续的一系列问题马上来了,苗怎么解决?这么多地怎么栽?
  这么多年,由于村民们一直种大田,有的地方不好种就撂荒了,更谈不上深翻了。2017年,村里投资100多万元购置各种农机具,对多年掠夺式耕种土地开始了深翻。“这刀具给我打的呀,看着都心疼,地里都是石头,今年为深耕机具仅刀头就买了2000把,很多都打坏了。”骆红军说。
  冬季很多人开始猫冬了,心里有事的骆红军可没闲着,他开始四处考察,看什么品种的红薯适合本地、产量高、品质好。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河北农科院的一个品种符合骆红军的全部要求。“两千亩地呀,如果都从河北农科院引进成苗,那得多少钱呀?这种脱毒红薯苗一棵就是一毛二分钱,别看钱少,但是地多,需要的苗多呀!”2018年3月5日,骆红军清楚地记得这个日子。这一天,他带领着村民在还没有开化的冻土上建大棚,自己育红薯苗。“自己育苗的成本是一棵5分钱,这一项下来我们就能省40万元。”骆红军得意地笑了。在育苗的同时,合作社又在地里打了18眼深井。
  今年春季,合作社的2000亩地上,机械化的设备与人工有机地结合起来,机械设备整地、覆膜、浇水,骆红军让村民们人工抿秧。“机械设备栽采用直栽的方式,这样栽地瓜老百姓都知道结瓜少,所以我们得采用船型栽法,人工抿秧。”
  秋季到了,地瓜在地里长了一年了,谁也不知道瓜秧下面有多少瓜。10月下旬,合作社开始起红薯了。“翻地机械铲子一下地,哈哈,翻上来的全是地瓜,通红的一地。一棵秧上最多结了8斤多的地瓜。”骆红军笑着拿出手机,翻出照片让记者看。骆红军一测算,一亩地能产7000斤红薯,最少的也能达到6000斤。起出的红薯品相好的,骆红军也让它进入市场、生鲜店。第一天,他以试试看的心态投入市场100箱(每箱45斤),没想到大受欢迎,一抢而光。由此在市场搞批发的商贩、生鲜店一下子涌进了高桥村。“我们现在有8辆车每天都往市里送货,一块钱一斤批发给生鲜店、商贩。有的时候我们也自己在市场以1.2元的价格卖。昨天沈阳的一个客户一下子就拉走20吨。6天的时间里我们就卖了14万元。”骆红军喜上眉梢。
  有伤的红薯我们自己加工淀粉,经过深加工后收入要更高。骆红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红薯的出粉率在25%左右,每亩地按6000斤红薯算,能出1500斤淀粉,每斤淀粉5元钱,一亩地保守收入就是7500元。今年将土地流转给村里的村民,每亩地就能得到分红1000多元,村里最低能收入200万元。
  记者在高桥村采访时,村里投资400多万元建设的现代化淀粉厂马上就要试车生产了。“我们得有兜底的,品相不好的红薯通过这个淀粉厂全部生产成淀粉,这些淀粉在我们高桥这个粉丝小镇不愁卖。”骆红军信心满满地说。
 

(责任编辑:王芳)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